新闻中心

JUITA SEWING MACHINE CO.,LTD.

ZHEJIANG JUITA SEWING MACHINE新闻中心

老式缝纫机 难忘的温馨岁月 超级管理员浏览次数:973 2015-07-15

      “小白鸡,拖长尾,走一步,啄一嘴。”谜底是什么?
  缝纫机!熟悉它的人都能毫不迟疑地说出它的名字。如今,上世纪的老牌脚踏式缝纫机早已淡出我们的视线,取而代之是更为先进、便捷的工业缝纫机。
  随着社会的发展,时代的变迁,老式缝纫机早已被丢弃,又或被放在了储藏室中。但即便它被静置在一个永远与杂物为伴的角落里,只要不经意间瞥上一眼,心里仍然会涌起一种温暖、亲切的感觉。
  感受浓浓怀旧情
  黑色的机头,镀铬的滚轮,铸铁的脚踏板,棕色的实木台面。像所有的旧事物一样,老式缝纫机散发着多年以前的味道,棉花、涤纶、机油……这是一种安静而有些凝滞的气息,也是一种适合于怀旧的气息。
  “母亲虽然去世很多年,但每当一看到老式缝纫机,就总会想起母亲在缝纫机下忙碌的身影,她那慈祥的面容和灵巧的双手让我永远难忘。”56岁的张慧芳怀念起了记忆中的母亲。
  “虽然没有文化,但母亲心灵手巧,会持家过日子。”张慧芳说,小时候家里很穷,家里的孩子衣服也很破旧,但却总是整洁合身。每年春节,母亲总是让家里所有的孩子都有新衣服穿。在她印象中,小时候衣服都是母亲亲手做的,而母亲的卧室里永远都有布头、粉笔、剪刀和尺子。这些都是母亲的宝贝,也是孩子们不能随意乱动的。
  “在我7岁那年,母亲终于攒够了钱,买了一台老式上海牌缝纫机,而这台机器从此也在我家的生活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它使母亲缝纫的工作变得简单和快捷了,改旧衣、做新衣、缝缝补补,这些过去要靠手工做的活儿都可以在缝纫机上完成了。”张慧芳说,小时候学校里开运动会、排练节目的时候往往要学生们穿白衬衣、蓝裤子,如果没有,母亲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来,从来没有误过事。
  “一套套衣服从缝纫机上流出来,我们长高了,缝纫机也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洁,而母亲也慢慢地老了。”张慧芳继续讲述着记忆中的缝纫机。“母亲老了,眼睛也不好使了,她总是戴着老花镜,趴在那里专心地穿针,可往往折腾半天也穿不上。而此时,张慧芳总会主动去接过母亲捻得细细的线头,一下子穿过针鼻。”
  “每当帮母亲穿针,她总会笑着夸我,说慧儿长大了,都能帮妈做事了。是的,我长大了,而母亲却像那台缝纫机一样,一转眼,就老了,最后永远离开了我,每当路过针线铺,看到缝纫机,我总会想起母亲。”张慧芳有些感伤地说。
  社会的变迁,但人总是怀旧的,那渐行渐远的老物件陪伴几代人历经沧桑,走过人生,给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,这就是它最美的价值。
  倾听天籁的声音
  夜晚,从睡梦中醒来,昏黄的灯光下,勤劳的妇人总是坐在缝纫机前踩动踏板,一阵阵哒哒哒的声音听起来总是那么忙碌而欢快,在夜里传得很远很远……
  “那时候刚从农村搬进城里,缝纫机作为最值钱的家当,也一起搬进了新家。”市民李志明仿佛又听到了缝纫机的声音,回到了那一段难忘的岁月。
  失去了土地的依附,又没有工作,在这一转折点上,李志明家的缝纫机派上了大用场。“为了多挣几毛钱,母亲白天奔走于各大小建筑工地,收集水泥袋子,并拿到河里清洗干净,晚上才开始缝制。”李志明说,为了贴补家用,母亲凭借自己一双巧手,缝制编织袋来卖。冬天,母亲的手长期泡在冰冷的河水里,再加上水泥的腐蚀,龟裂的指头常渗出血来。
  缜密的针脚里蕴藏着贤妻良母的柔情密意,也缝进了相夫教子的良苦用心。编制袋轧久了,缝纫机也不复往昔的轻盈,提早步入了“中老年”行列。而“中年”的缝纫机工作时不仅噪声大,还经常跑线,扎编织袋时“哒哒哒哒”的声音犹如机关枪扫射般。“虽然大家都觉得这是噪音,但我却认为它是最美妙的音乐,夜晚总是伴着这样的哒哒声进入梦乡,而这,也让我深深体会到母爱的伟大。”李志明说道。
  “哒哒哒哒……”缝纫机欢快的声音,应和着月色的旋律,奏响了夜晚最温馨的夜曲,也甜蜜地散落在每个人的心头,那段时光,那个画面又浮现眼前……
  “母亲手巧,做得一手好针线活,补丁总是剪成不同形状的动物图案,然后用针线缝成不同的花边,那时周围的小伙伴都特羡慕我们有一个心灵手巧的母亲。”市民黄明艳说,那时穿衣服都是扯块布自己缝制。而最令母亲骄傲的就是父亲从城里给她买回的那台“蝴蝶牌”缝纫机。
  黄明艳说,母亲是自学的裁缝,每回只要邻居有要求,不管多忙,母亲都会放下手里的活计,精心替他们量体裁制,然后趁夜色替他们赶做成成衣,而缝纫机的滴答声也夜夜伴她入梦。“这是我儿时最动听、最温馨的声音,犹如母亲在床边唱歌哄我睡觉般。”黄明艳微笑着说。
  是的,缝纫机的声音,虽然单调,但总是欢快、流畅的。它像生活的鼓点,催着一代人长大;它像动人的音乐,倾吐出母亲对家、对孩子的挚爱亲情;它像连绵不断的丝缕,连缀起一片片光阴。
  追逐童年不了情
  相对于现代的物资丰富,十几年前还是个物资比较匮乏的年代,缝纫机也是紧俏商品,但它却陪伴一代人走过风雨人生,勾勒出童年一段美好的回忆。
  “在那个年代,缝纫机还算家庭很重要的大件家具。而我的缝纫技术,也是从那时开始学习的。”说话的是一位45岁的女裁缝,虽然做衣早已换了先进的工业缝纫机,但她却始终忘不了陪伴她整个童年的老式缝纫机。
  “刚开始学踏缝纫机,都是在母亲使用的间隙,找两片母亲不用的边角余料,坐在那里煞有介事地乱蹬一气。”女裁缝说,那时还不知有倒针顺针之说,常常不是弄断线就是弄断针。踏了几次后,在母亲的指导下才找到了窍门。
  而她对手工针线活的兴趣也是在那时养成的。母亲不能再用的边料几乎全被她收集起来,长的、短的、宽的、窄的,只要能下得针线的都不放过。可能是对缝纫有一些天赋,不久后,她便把一套由手工拼面、缝纫机轧边的枕套就交到了母亲手里。“母亲看到我的作品赞不绝口,直夸我的针角匀称、密实。自那时起,家里的缝纫机我就可以无所顾忌地使用了。”女裁缝笑眯眯地说道。
  我们常常看到某一件东西,或许是曾经用过的,又或许是记忆深处的,但每每看到它,总会心生感动或感慨,光阴飞转,岁月疾行,过去那些亲切的生活画面不但没有淡出视野,反而让人的心里还有些留恋,不得不追忆起曾经走过的那段难忘的岁月……
  “缝纫机的功能仅仅只是缝纫而已。”市民李贵芳告诉记者,缝纫机的机头可以放下来,藏到机腹中,再把旁边的那块活动板盖住机头,缝纫机就成了一张平整的小桌。
  “家里的桌子是斑驳的,而这张棕色的桌子,却光洁、平整,淡淡地反射着微光,自然也就成了我跟姐姐的书桌了。”李贵芳说,平时母亲总不让人随便动它,但如果是她跟姐姐要写作业,母亲总是把它收拾得干干净净,然后在旁边放上两张高矮合适的凳子。
  “母亲不识字,却总在我们身后看着,看得那么专注。偶然一回头,看见母亲的眼睛晶亮晶亮,像秋夜里的星星。而这台缝纫机也陪伴我度过了整个童年,承载着深深的母爱。”李贵芳说。
  短暂的童年时光,早已随着时光的飞逝而消失在岁月的尽头。而童年那美好的记忆,却像春天的花朵,伴随着老式缝纫机,在生命的角落静静地绽放…… 

免费热线: 4008576885 QQ联系 给我留言
  • 川田缝纫机
  • 川田缝纫机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各类缝纫机的现代化企业,拥有从产品研发、制造、检测、质保、市场营销、售后服务为一体的经营体系,公司已通过...

  • 联系川田
  • 地址: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洪家街道经中路2277号
  • 电话: (86) 0576-88155111
  • 传真: (86) 0576-88155230
  • 邮箱: Sales@juita.cn